行业新闻

超越平台注册:茶农抗征苛税天火降临茶树

  很多人都知道贵州茅台摔碎酒坛捧回1915年世博奖牌的故事,却鲜有人知道,当时贵州送展的另一特产都匀毛尖也获得了优胜奖。当地后来便有“北有仁怀茅台酒,南有都匀毛尖茶”的说法。
  
  烫死茶树抗议苛税
  
  都匀毛尖原来也叫“鱼钩茶”,就像它当初的名字那样,形似鱼钩和雀舌,所以除了鱼钩茶的叫法外,还有雀舌茶、细毛尖、白毛尖的叫法。经过特别的炒制,形成“三绿透三黄”的特点,也就是说,干茶绿中带黄,汤色绿中透黄,叶底绿中显黄。
  
  都匀毛尖在巴拿马世博会获奖的记录,见于民国25年所著《都匀县志稿》:“茶,四乡多产之,产水箐者尤佳。民国四年,巴拿马赛会曾得优奖,输销边粤各县,远近争购,惜产少耳。”
  
  毛尖生长的地方,通常都是海拔1000米左右的高山。在贵州高原南面,峰峦叠嶂,云雾缭绕,茶忙的时候,这里的布依族、苗族女子在山里忙碌,她们穿着传统的蓝布衣衫,胸前系围裙,围裙上绣着各种图案,头上包着毛巾做的头帕。这里的人喜好唱山歌,忽高忽低的山歌从山头飘来,细雨后云雾在山间缭绕,成了入画的风景。
  
  史料记载,都匀毛尖茶在明朝即为贡茶,深得崇祯皇帝的喜爱。到了清朝,由于层层增加上贡茶叶数量,弄得当地茶农一年所采制的茶叶全数上贡都抵不上税额。
  
  据说,当时寨主想了一个办法,召集18个寨的族人开会,在夜间每家每户烧一锅水,浇到沿路的茶树下,把茶树烫死。过一段时间后,报告上去,并请当地土司和县官去查看,只见沿途一路茶山上的茶树枯黄,片叶不留。寨主和茶农都说,茶树是遭了“天火”而亡。
  
  后来,皇帝不得不下诏免除上贡茶叶,并拨银款给当地,保护茶树。今天,在当地仍可看到记载当年官府拨银两保护贡茶的石碑。
  
  工艺改良香飘海外
  
  都匀的种茶人常用“毛尖芳香都匀生,不亚龙井碧螺春”来描述都匀毛尖的好,其实这不是种茶人的自夸。
  
  在1968年时,经当时都匀茶场生产车间主任徐全福研究,都匀毛尖的制作工艺曾做过一次改进。徐全福发现,原来传统的工艺有一定的局限,比如说对采摘的茶叶要求不严,一芽一叶开展和一芽一叶初展的茶青混在一起,造成叶底不匀,还受到原来技术条件的限制,杀青锅温高低不定,容易使茶叶汤色发黄。这都不利于毛尖的标准化制作。
  
  徐全福当时受到江苏碧螺春加工工艺的启发,对毛尖制作工艺做了调整。比如说尝试从采摘时就对茶叶进行分级,茶青一芽一叶初展为一级;一芽一叶开展为二级,达不到要求的定为等外级,不同等级茶叶不再混在一起炒制;同时,在杀青等茶叶制作程序中,控制锅温。这使得后来的毛尖更加色泽绿润,香气清嫩,滋味鲜爽回甘。
  
  后来,徐全福给我国茶叶界比较有名的一位专家,也是他的大学老师庄晚芳教授寄去一包样品,请庄品评。不久,庄在给徐全福的回信中题诗一首,头两句便是“毛尖芳香都匀生,不亚龙井碧螺春”。
  
  1972年,都匀毛尖通过上海进出口公司出口到国外。但由于产量有限,都匀茶场每年仅能提供308斤都匀毛尖出口。都匀毛尖出口日本,据说受到了当时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的青睐。
  
  退耕还茶重现生机
  
  超越平台注册都匀市是全国为数不多专设茶业产业办公室的地方之一。都匀市委、市政府在2001年10月成立了都匀市茶叶产业办公室,专门负责都匀毛尖茶品牌管理、规划和指导。
  
  当时,全国很多的名茶都在市场上大做文章,而偏居一隅的都匀毛尖仍然不为大众所知。茶叶办的工作人员顾静生回忆说,当时,茶农辛辛苦苦建起的茶园很多都被挖掉改种其他农作物,茶农收入也非常低。
  
  2002年1月1日,刚刚成立不久的茶叶办出台《都匀毛尖茶》标准,它力图规定都匀毛尖茶的品质,淘汰掉劣质产品。2002年,都匀又启动了毛尖茶原产地域产品保护申报工作。2005年,都匀毛尖茶证明商标成功获得。
  
  茶叶办的统计资料说,2000年都匀茶园面积仅为0.8万亩,茶叶年销售收入100余万元,不及其他省市一个小型茶叶公司的年销售收入。而后来,退耕还茶,到了2007年,茶园面积已经达到8.63万亩,全市近90%的行政村种上了茶叶,3万多户10余万人直接或间接与茶业有关,都匀跻身为全国117个名茶基地之一。
  
  顾静生说,现在都匀人试图通过各种保护措施,维护这一享誉数百年的地域品牌。(相关资料由都匀市人民政府茶叶产业办公室提供)(石毅)
  
  旧时都匀毛尖不叫“毛尖”,这其中有什么故事?
  
  1956年的清明,那是在采茶时节,时年26岁的谭修凯在《贵州农民报》上看到一则新闻《人民热爱毛主席,万里边疆送虎皮》,当时他是茶农高级社的会计。事隔40多年以后,古稀之年的谭修凯回忆起当时一幕,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那时他就联想到:别人能寄礼物,都匀盛产好茶,为什么不寄一点茶给毛主席呢?
  
  有了这个念头,他很快召集了村里的4名青年,他们分别是当时的乡长罗雍和、主任谭文邦、团委书记谭修芬、会计王顺天。5人组织村民采摘第一叶初展的茶叶芽头,加工炒制成一公斤上好的茶叶,包扎好,以当时的茶农高级社团支部的名义通过邮局寄出。
  
  多年以后,谭修凯仍然把这件事当作他一辈子最有意义的事之一。大约半个月后,村里收到一封发自“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信,这让谭修凯一时激动得说不上话。
  
  信里写:“中央曾有规定,不准给主席寄东西。经主席批准,寄给你们16元钱,作为成本费。”信的结尾后面是毛主席亲笔签的几句话:“寄来的茶叶收到了,茶叶很好。今后山坡上多种茶,茶叶可以命名为毛尖茶。”
  
  收到这封信后,村里敲锣打鼓欢庆了3天,谭修凯把信放在一个木箱里,保存于家中。可惜后来遗失了。
  
  不过至此之后,毛尖一名就传开了。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 机:18266833396

电 话:020-4599802

邮 箱:chaoyue@163.com

地 址:山东省济南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